<track id="npp7r"><strike id="npp7r"><ol id="npp7r"></ol></strike></track>
      <address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npp7r"><pre id="npp7r"></pre><track id="npp7r"></track>

      <pre id="npp7r"><pre id="npp7r"></pre></pre>
      <pre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pre>
        <address id="npp7r"><strike id="npp7r"><span id="npp7r"></span></strike></address>
        
        

        中證網
        返回首頁

        青島大牧人股權糾紛案塵埃落定 上市進程有望提速

        記者 段芳媛 見習記者 張鵬飛 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中證網訊(記者 段芳媛 見習記者 張鵬飛)日前,青島大牧人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島大牧人”)股權糾紛案有了重大新進展。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就范天銘和李敏悅與青島大牧人的兩宗股東資格確認糾紛案件分別作出一審判決,法院駁回原告范天銘和李敏悅的全部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60多萬元,由范天銘和李敏悅負擔。

          歷經近四個月,從爭議四起到案件落地,青島大牧人的股權糾紛落下帷幕。

          上市前夕遭“狙擊” 緣起歷史股權代持

          2022年5月,青島大牧人IPO成功過會,即將登陸深交所主板。但是,離上市僅一步之遙,原告范天銘、李敏悅二人以“青島大牧人”為被告、以“徐斌”“佳峰投資”為第三人,分別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股東資格確認之訴”。

          事件一出,就引起各家媒體關注。擬上市公司被舉報的情況并不鮮見,但公司過會后突遭訴訟的情況著實少見。

          據了解,2003年6月,無錫大牧人成立時,徐斌曾為范天銘和李敏悅分別代持無錫大牧人4%的股權。2009年4月10日,徐斌將無錫大牧人的22%股權轉讓給青島大牧人,無錫大牧人已于2012年8月經股東會議解散公司,并于2012年11月注銷。

          根據代持協議約定,無錫大牧人公司經營期限屆滿,進入清算程序;無錫大牧人公司經營期限為十年,至2013年6月終止。

          范天銘與李敏悅認為,無錫大牧人的各股東通過一系列的股權交易,均成功平移為青島大牧人的股東,而且各方的持股比例高度一致,自己也應該成為大牧人股東。

          青島大牧人則表示,在2009年5月徐斌轉讓無錫大牧人股權后,徐斌已不再為無錫大牧人的股東,徐斌與范天銘、李敏悅、許榮華之間的股權代持關系已終止;且徐斌、佳峰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佳峰投資)不存在為范天銘、李敏悅、許榮華代持青島大牧人股權的任何約定。因此,范天銘、李敏悅、許榮華三人不享有青島大牧人的股權。

          訴請缺乏法律依據 范天銘和李敏悅敗訴

          根據起訴狀,范天銘和李敏悅請求依法確認由佳峰投資所持有的青島大牧人之540萬股股份屬于范天銘和李敏悅所有;請求依法判令青島大牧人將540萬股股份的持有人由佳峰投資變更為范天銘和李敏悅,并記載于股東名冊,出具相應股權憑證;訴訟費用由被告青島大牧人承擔。

          法院查明,無論青島大牧人,亦或青島大牧人的登記股東均未與范天銘和李敏悅達成代持青島大牧人股份的合意,且青島大牧人的股東明確表示不同意范天銘等人記載于青島大牧人股東名冊或青島大牧人向范天銘和李敏悅出具股權憑證。

          同時,根據青島大牧人工商登記情況,佳峰投資在青島大牧人成立時即為該公司的原始股東,其既未接收范天銘和李敏悅的資金,更未與二人達成代持青島大牧人股權的合意。

          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原告范天銘和李敏悅與徐斌之間的涉案委托代管協議不能約束非合同的相對方。而該股份委托代管協議約定顯示,徐斌代范天銘和李敏悅持有的系無錫大牧人4%的股份,而非青島大牧人的股份。

          9月19日,針對該股權糾紛案件,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公開審理并作出了一審判決,駁回范天銘和李敏悅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60多萬元,由原告范天銘和李敏悅承擔。

          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由于原告范天銘和李敏悅的涉案股權在幾個公司之間平移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范天銘和李敏悅在上述情況下主張確認其為被告青島大牧人股東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對范天銘和李敏悅確認股東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股權爭議勝訴 上市進程有望提速

          青島大牧人招股意向書顯示,公司主要從事畜禽養殖機械設備的研發、設計、生產、銷售和安裝,2018-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0.84億元、17.19億元、24.11億元、14.77億元,業績處于飛速增長態勢,是目前國內規模較大的成套養殖設備制造商和養殖場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產品覆蓋畜禽養殖的主要環節,客戶包括溫氏股份、新希望、正邦科技、唐人神、仙壇股份等知名大型養殖集團。

          2022年5月,公司在深交所主板發行上市的申請通過中國證監會發行審核委員會審核。

          “從深交所主板上市的進展情況來看,如果沒有此次訴訟的影響,公司或許已經完成發行上市程序。范天銘和李敏悅選擇在公司過會后的敏感時點起訴,其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阻撓公司上市!币晃恢槿耸勘硎。

          相關資料顯示,范天銘本人控股的江蘇華麗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青島大牧人都屬于國內較有名氣的養殖畜牧設備生產企業,兩者存在直接的競爭關系。

          業內人士指出,從法院判決結果來看,案件并不復雜,青島大牧人的股份權屬清晰,不存在導致控制權可能變更的重大權屬糾紛,應該不會對其本次發行上市造成實質性障礙,青島大牧人的上市進程有望提速。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娇嫩呻吟白浆泛滥

        <track id="npp7r"><strike id="npp7r"><ol id="npp7r"></ol></strike></track>
            <address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npp7r"><pre id="npp7r"></pre><track id="npp7r"></track>

            <pre id="npp7r"><pre id="npp7r"></pre></pre>
            <pre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pre>
              <address id="npp7r"><strike id="npp7r"><span id="npp7r"></span></strike></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