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pp7r"><strike id="npp7r"><ol id="npp7r"></ol></strike></track>
      <address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npp7r"><pre id="npp7r"></pre><track id="npp7r"></track>

      <pre id="npp7r"><pre id="npp7r"></pre></pre>
      <pre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pre>
        <address id="npp7r"><strike id="npp7r"><span id="npp7r"></span></strike></address>
        
        

        中證網
        返回首頁

        歐盟應對能源危機難治本

        翁東輝 經濟日報

          當前,歐洲正面臨日益嚴重的能源危機,天然氣價格大漲加劇通貨膨脹,對居民生活和能源密集型企業生產造成空前壓力。為解燃眉之急,歐盟委員會推出了強制限電、征稅、提供保護電價、更寬松的能源交易規則等緊急措施,以抑制能源價格過快上漲。歐盟史無前例的干預政策雖然是必要的,但對填補中長期的供應缺口收效甚微?稍偕茉串a業恐怕才是歐洲生產負擔得起的安全電力的最佳選擇。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近日在歐洲議會發表年度國情咨文時表示,歐洲電力市場已經不合時宜,需要進行全面改革。當前歐洲正面臨日益嚴重的能源危機,天然氣價格較去年翻了幾番,由此加劇通貨膨脹,已經對居民生活和能源密集型企業生產造成空前壓力。如何渡過難關特別是解決冬天供暖電力問題,是擺在歐盟決策者面前最為緊迫的大事。改革歐洲電力市場也許是條出路,但也只是權宜之計。

          歐洲缺電是結構性問題,目前正經歷新舊能源轉換的陣痛期,新冠肺炎疫情和烏克蘭危機只是加重了問題的嚴重性和緊迫感,高昂的天然氣價格將電力成本推高至前所未有的水平。歐洲能源交易所的數據顯示,9月17日德國的電價攀升至每兆瓦時1000歐元,預計法國電價明年會飆升至每兆瓦時1130歐元;西歐大部分地區的電價已經高達每兆瓦時600歐元以上,是去年同期的8倍多,而今年冬天電價還可能繼續上漲。電價高漲引起各地抗議示威不斷。9月初,大約7萬人聚集在捷克首都布拉格,抗議生活成本飆升;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也有數千人走上街頭。據當地媒體的一項民意調查,大約64%的比利時人擔心他們可能無法支付昂貴的能源賬單。

          能源危機給歐洲帶來的不僅僅是民生問題,一些重要工業部門也是慘淡經營,有的則關門大吉。歐洲不少鋁冶煉廠、鋼鐵廠、化肥廠和大型農場正在陸續關閉,因為他們無法承受高昂的能源成本。雖然歐盟乃至各國政府都承諾提供支持,但他們可以提供多少支持以及支持多長時間仍然懸而未決。工廠倒閉隨之而來的就是失業浪潮,社會動蕩不可避免。一家風險咨詢公司的指數顯示,在調查的198個國家和地區中,超過一半在過去一個季度內發生了內亂,而主因就是糧食和能源短缺。

          為解燃眉之急,歐委會推出了緊急措施以抑制能源價格過快上漲。最新的應急方案包含四方面內容,還需要歐盟27國能源部長在月底再次緊急磋商后定奪,最終能否達成一致也未可知。

          第一是強制限電。經過歐委會多方斡旋,目前多數歐盟國家已經同意將其天然氣使用量減少15%。歐委會希望下一步達成減少用電的目標,即強制要求各國在高峰時段將用電量減少5%,并自愿將每月總電力消耗減少10%。

          第二是征稅。歐委會的設想是,當所有非天然氣發電的售價超過每兆瓦時180歐元時,就要繳納利潤稅;剂瞎疽惨贸鲆欢ū壤某~收入,用來補貼能源消費者。

          第三是提供保護電價。歐委會允許各成員國制定政策,為符合條件的家庭和中小型企業制定廉價、受監管的電價,在某些情況下,也可補償生產商虧本供電。

          第四是更寬松的能源交易規則。以此幫助公用事業公司降低成本。瑞典、芬蘭和德國等已向能源公司提供了數十億歐元的信貸額度,以償還債務、購買天然氣,防止公用事業違約破產。

          由于多國反對,歐委會最初的限定進口俄羅斯天然氣價格的提議未獲通過。原因是擔心俄羅斯會立即報復,導致供應完全中斷。不過,各成員國還將在下月峰會上繼續磋商,看能否折中一致。從歐委會的提議措施看,對低成本發電公司收稅以及能源企業的額外利潤抽成,將籌集約1400億歐元,用來補貼貧困居民和小企業。

          不過,重頭戲還是改革電力市場。雖然應急措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能源價格上漲壓力,而改革電力市場則可能帶來結構性的變化。原因很簡單,已經運行20多年的歐洲電力市場定價是由天然氣價格決定的,當初是依靠源源不斷的廉價俄羅斯天然氣來平抑市場價格,同時激勵新能源發展,F在卻由于天然氣價格暴漲,連帶著整個歐洲電力價格一飛沖天。所以,歐委會提出將電價和天然氣價格脫鉤,對市場進行干預。但是,歐盟各成員國對于是否干預市場以及如何實施存在著重大分歧,這條路也不一定走得通。

          法國和西班牙都嚴厲抨擊現行電力市場機制。認為“脫碳電力價格仍然依賴于化石燃料價格是荒謬的”,這兩國主要依靠核能或可再生能源的低碳發電。法國建議根據“脫碳能源的平均生產成本”來設定電價,而不是天然氣發電廠的邊際定價體系。南歐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臘領導人也紛紛向歐委會施壓,要求解決高油價對電力市場的“傳染效應”,而“結構性解決方案”就是將兩者脫鉤。

          如今,以往堅決反對干預市場的德國領頭轉變思路,多數歐盟國家也認識到,“市場完全失敗了。必須考慮以前無法想象的政策,例如徹底改革能源市場”。不過,要想讓27個歐盟成員國都心滿意足談何容易。

          市場普遍認為,歐盟史無前例的干預政策雖然是必要的,但也只是暫時的,對填補中長期的供應缺口收效甚微?稍偕茉串a業恐怕才是歐洲生產負擔得起的安全電力的最佳選擇,有助于維持歐洲的正常運轉。要想讓可再生能源在歐洲的電力結構中占據適當的位置,就應該加大支持力度,而不是因當下救急需要而削弱投資者對新能源的信心。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娇嫩呻吟白浆泛滥

        <track id="npp7r"><strike id="npp7r"><ol id="npp7r"></ol></strike></track>
            <address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npp7r"><pre id="npp7r"></pre><track id="npp7r"></track>

            <pre id="npp7r"><pre id="npp7r"></pre></pre>
            <pre id="npp7r"><strike id="npp7r"></strike></pre>
              <address id="npp7r"><strike id="npp7r"><span id="npp7r"></span></strike></address>